lucy

写点东西 日常刷电竞圈(有大标题的是文)

温温

赫恺。

写的是医疗三十题的住院。ooc预警。欢迎捉虫。

食用愉快!

  -

雨水,北京。

年后的天气突然转冷,让人措手不及。

李晨急匆匆地走进室内,感受到暖气温温柔柔地,才长长地呼出一口白气。寒气在北方室内总是很容易被赶跑。

方才一出去整个人都被冻懵了,回来的路上才想起来最近有冷空气,似乎是前几天看的天气预报,当时还开玩笑说调节下空气也是好的,没想到现在连自己都中招。唉,失策啊,李晨笑了笑。

拿出在路上就振动不止的手机看了看,他们几人的微信群里头也在说这事。

南方代表陈赫同志王祖蓝同志一大串一大串字地诉着苦,邓超正怂恿北方代表鹿晗同志怼他们。其他几位看热闹表情包开赌局押注不亦乐乎,新一轮南北大战开始。

至于为什么没有叫上李晨同志,毕竟亲妈。

且李晨平日不大参与他们间的插科打诨,因为实在太没营养。

当然后一点没多少人知道,以至于总有人认为他是个老干部。

而老干部现在正翻着他们的聊天记录,指尖飞快地滑过,一目十行地看他们的骂战和表情包,思维无聊到开始发散——

一开始是想着下次出门要穿件厚实点的衣服,嗯,那件棉夹袄不错,浅灰色那件,再配条深色的裤子,衬我。

然后到了哪条街哪个位置的火锅好吃又适合现在这天可惜太火了得提前几个小时去排队,天这么冷菜又得升价了,和他上周逛某宝时看见的电暖宝不知道店家有没有补蓝色款……最后又回到了正在嗑叨的那群人身上。

上回见到邓超时也挺冷的,他们俩都穿成圆圆的一团,哪怕上一秒聊的多正经的话题,一见对方就笑。那肯定不用担心他了,李晨想,为了温度舍弃风度的事那人绝对没问题。

鹿晗虽然年纪小点,毕竟是个北京大老爷们儿,这点天气早已是家常便饭。

祖蓝呢,在群里哭的喊的是惨点,不过他到底是个挺居家稳重的人,现在更是。

baby那里有人关心照看着也不需要他担心。

陈赫前几天还把天气预报转发给他顺便喜闻乐见了一顿。李晨决定天气回暖前不理他。

这么算下来就剩下郑恺了。李晨想想就头疼。

郑恺特不愿穿厚衣服。
  
他觉得这不便于行动,而且坚定地认为自己的身体足以抵抗南方的魔法攻击。

导致冬天里头李晨看他的时候总是对这感到很不可思议。

结果,这次他也倒在了魔方攻击面前。李晨想到刚刚郑恺在群里说他有点头晕正在去医院的路上,更头疼了,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啊。

思绪回到面前,李晨在聊天框里敲下几行字,说:我明后天去上海出差,你那时候要还在医院的话我去看看你,要带点什么东西吗?

他敲完字后反复看了几遍,确认自己幸灾乐祸的调侃的关心没有太冲突之后,点击发送。

消息刚发出去就看到有人说:

我去陪你。记得接电话。

是陈赫。

 

李晨去到郑恺的病房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这小子平时受冻不着凉肯定是运气好,全都给躲过了,现在厚积薄发出来一下吓死人。

病房是双人的,另一张床空着,被褥都叠整整齐齐的,看来是没人的。李晨就安心地坐了上去,看着隔壁郑恺睡得安稳,顺手给他盖好了被子。又往四周围看了一圈,纳闷,陈赫呢?

一时半会儿也找不来人,李晨就着方便病人的支架桌子看起了书,反正他不急,在这看着郑恺也是好的。

陈赫没回来,郑恺倒是醒了。他拿手撑开被子,看到眼前有个人,迷迷糊糊地问了句晨哥。

李晨应了声,问他你家陈赫上哪去了不是说陪你嘛,颇有一种老妈子关心儿媳妇的感觉。郑恺说陈赫昨晚看了他一宿,早上起来看到两个黑眼圈吓得让他回去休息下午再过来。

然后笑着说陈赫他应该也快过来给我送饭了。

李晨表示他回暖前不想和这俩人说话。

  

陈赫给郑恺送了白粥,用保温壶盛着的一大碗。郑恺皱眉头,陈赫都过去和他咬耳朵哄他喂他,李晨转过头去抚额。

护士小姐正好进来,看到凑在一块的两人咳了声说病人回到床上要挂吊瓶了。郑恺下意识就弹开,陈赫一脸不情愿。李晨在旁边一直憋笑。

陈赫起来,站在床头,看着护士将针头慢慢扎进郑恺的血管,回流的血液被葡萄糖液体逐渐消融。吊瓶内的液体开始不紧不慢地滴落,穿过输液管亲密地进入郑恺的身体。

右手被固定好后两个多动症小孩就无聊起来了,不一会儿陈赫捉住郑恺的左手掰来掰去,玩玩指头又挠挠手心,又盯着郑恺被针扎的手,时不时摸摸,看手有没有肿或冷不冷。自己玩的不亦乐乎,撩郑恺也撩的不亦乐乎。

郑恺瞪他,他也笑嘻嘻地看回郑恺,眼睛里头的温柔李晨都看不下去,心说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注意下群众啊,又忍不住看看郑恺,耳根子有点红,啧啧。

几吊瓶输完天也黑了,李晨和陈赫完成交接班也走了,他表示还想保护自己脆弱的眼睛和心灵并在心里举起了火把。

陈赫摸上郑恺的头,温度已经退下来了。下午吊吊瓶的时候郑恺睡着了,他在旁边看着换了五瓶,他觉得自己的耐心真是挺好的,尽管在最后一瓶吊起来的时候他终是松了口气。

陈赫看着病房窗外灯火通明的夜晚,凌晨的风吹得人有点清醒。

郑恺睡在床上,浑身被厚被子盖得实实的,被闷的脸色有点红。陈赫忍不住凑了过去,低头仔细用眼神描摹他的脸,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子,和他的唇。

唇贴唇,轻轻地触碰着对方,舌尖没有像往日那样抵进去逗着郑恺和他捉迷藏似的共舞,只是慢慢沿着唇,描摹着熟悉的形状,小心翼翼,又无尽温柔,让陈赫想起了刚相恋时他们稚气的吻,丝毫不情色,却能轻而易举地让人红了耳根和双颊。

他特别喜欢郑恺脸色微红看着他的样子。

明明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老天爷似乎偏爱郑恺,皮肤依然很好,又不只是像女孩子那样单纯的白嫩,他觉得那是一种,神秘的,他这辈子都无法描述地清楚却又只向他绽放的,名叫郑恺的颜色。他的眼睛也很好看,连年的浮沉没能沾染半点,倒是衬得更黑,更亮。

——两人的唇都被磨的温温的。

不带情欲的一个吻。

到陈赫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和郑恺交换了一个缠绵悠长的吻。

郑恺也睁开了眼,有点不好意思,嘴唇被亲得水润,黑夜里眼睛更亮。他望着陈赫,说你别乱撩我啊这可是在外面——

可能陈赫最近总裁文看多了也可能是他想这么做很久了,总之他直接用嘴堵住了郑恺的嘴。

或者说,以吻封缄。

END

评论(2)

热度(41)

  1. lucyluc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球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