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y

写点东西 日常刷电竞圈(有大标题的是文)

笔记C(上)

赫恺。

和我灯 @阿拉丁的诗 的季节三十题,DAY2-怪谈(从be三十题那边硬掰过来跑题我的锅,我发誓一开始想写的不是这样的><

我流ABO-BO,私设爆满。应该会有很多bug,希望不影响食用XD

路人第一人称视角。

-

大清早又是被那个糟老头子叫醒的。

而且每次都是在梦里故事发展到高潮的时候叫醒我,嗯,打个比方,你追一部纯爱小清新的剧追到两主角终于那啥那啥的时候,他告诉你END了。是的,连打码都没有直接END的那种。

如果你还不懂的话,让我们来情景再现一下。

今天梦里的我在和军部师妹喝茶,颜好身材正的那种,正唠唠嗑得高兴的时候,我就低头喝了口茶,抬头就是糟老头子那张脸,浓眉小眼,嘴边的胡子一看就老久没刮,头发乱蓬蓬,整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

然后老头很温柔的,用师妹的语气说:“小子,起床啦~”

本来春心萌动的我差点被吓到那啥。

别笑,哥说真的。

昨天呢,我的灌汤包子眼看就要进嘴里了,它突然就变成了老头的头……逼我强行忍住。

前天啊,算了不提了……心累。

希望明天的我可以争气点,把老头抓起来暴打一顿。

嗯哼,回归正题。之所以每天老头都来叫醒我是因为哥在执行一个重大任务,而老头,是我的搭档。

老头姓陈,名字具体是什么不清楚,我问过这里的人,他们也只知道老头自称老陈,约莫四五十年前搬到这来,就一直住在大街拐角的巷子里头;换过很多份工作,做事很用功,生活过的不错,也会在路边听听别人抱着吉他唱歌,再悄悄放下足够一顿饭的钱;非工作时间都很闲,特喜欢和大院里那帮小鬼头混在一起,老给他们小零食吃。

谈到这点,那位已为人母的街坊大婶有那么几分愤恨。

不过还好啦,她又说,老陈脾气蛮好,虽然只是beta,不过年轻的时候还挺帅,又高大,又能干,当年也不少小姑娘小伙子喜欢他呢,唉,不过他这些年也没谈什么朋友,倒是收养了一个孩子,男的Beta,诶不是那啥关系啊别乱想,老陈可正直了,那孩子也小,小他几轮了都……

大婶有点啰嗦,我在一边狂点头,不好意思说我就听见了几句话。

是个Beta,没有对象。

和我一样。

天知道当时还没有和老头接头的我对他好感度简直窜窜窜地涨得有多厉害。

然而后来我被狠狠地打了脸。

和老头碰头的时候他正在街角撸猫。

一个人一只猫蹲在角落里头,地趴在那里,屁股朝着外面,耳朵向后拢着,尾巴贴着地来回扫动。

猫挺大只的,可能是毛比较松,也可能只是因为胖,总之很有体积感,懒洋洋的。但是脾气不小,老头一把手伸到它头上那块软肉想摸摸它就一爪子糊过去,当真是一点都不客气。老头也不伤心,拎着他那个掉色掉成浅灰色的布袋子——这个袋子我在隔壁超市看见过,加五毛给的——然后在不知道哪个夹层里抓出一把小鱼干来,哦,夹层是他自己给缝的,我一直认为这种神奇的家务技能是老头这么多年身边没个对象还能拉扯大一个孩子并且过的不错的重要原因,但我并不觉得这是他不找对象的原因。

嗯,说回老头撸猫,他用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掐着小鱼干的尾巴,晃悠悠地拎到大猫面前。手举得不是很高,所以虽然猫是趴着的但是它大只嘛于是一抬头就可以够到小鱼干。老头那么阴险当然不会如它所愿,在猫抬起头的时候也悄咪咪地跟着把手抬了抬,猫呢,也傻兮兮地把头抬得更高。

啧,真是恶俗。

哥才没有心痒痒地想摸呢。

老头听到啧声,头也不回,说:“谁呀没看老头我忙着吗……”

我看他撸了那么久猫也烦了,就跟他讲:“火鸟啊!燃烧吧!让我来做你的火苗来围绕你!照耀你!拥抱你!”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不是哥中二啊,它剧本,哦不是,任务上就这么写的。我当时还吐槽过能想出这个接头暗号的人脑回路是有多清奇,简直是迷。

而这个迷一样的男人说:“火什么啊,啊?哦!如果你是那火鸟,我一定是那火苗。把你照耀,把你拥抱,燃烧吧!燃烧吧!燃烧吧!火鸟!直到天长,直到地老~燃烧吧!燃烧吧!火鸟!……”

我……

天呐他居然是唱出来的……简直羞耻。

你想象一下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听到我那段中二感爆棚的话之后突然站起来,就像是被打通任督二脉或者是一个定身咒被解开了一样,还顺便给施了一个冰天雪地托马斯回旋咒,在你面前旋转,跳跃啊不,歌唱,但他闭着眼没错。

仿佛醉酒大叔的迪厅慢摇,简直没有半点时空监察者的样子。

是的,这个脱线的老头就是传说中威武的不行的那个时空观察者。

联盟为了管理新开辟或者是赢得了领土主权的时空,派了专人去驻守,这些人里头有被下了死命令给送过来的,也有在战争里失去了家人朋友心灰意冷自愿来的,当是做个时空旅行,这种人还不少。当然对外是说的很好听的,他们现存的家人朋友都有很优惠的政策享受。

而因为时空间的跳跃耗能太大,这种时空旅行一般都是单程票。

也就是说一离开就是一辈子,你将永远地离开你在原来那个时空,离开那儿的事,那儿的人,那儿的一切。

联盟征集人选的时候我还在念高中,我特不理解地跟哥们吐槽:“你说咋会有这样的人呢?虽然说到那边可以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找个伴,那他们之前那么多年不是白活了吗”

那会子那哥们刚失恋,一副悟透世事的样子都不用摆就出来了:“陈儿,你又没经历过战争,又没谈过恋爱,你不懂的。”

我怒,扑上去就要打他。

单身狗没人权啊!

好吧我不懂,但是别人懂就够了。听说那年在联盟总塔下边排队的人可以从学校排到我家。

老头应该也是其中的一个。

“……如果你是一只火诶哟人可算来了啊!联盟真是越来越墨迹了我都提了案好几个月了啊这才派了你小子来,你小子靠不靠谱呀这么年轻没有工作经验吧,是不是第一次出任务?是不是很紧张?紧张就对了啊迟早得习惯的是吧,要不信我给你说说我们当年出任务那叫一个艰辛,来回一趟简直累成猪!一回来交完任务就该吃吃该喝喝总之俩字乐呵,就一副生怕下回回不来的样子,唉谈个恋爱也战战兢兢的,麻烦的要死……对了你这回回去一定要和联盟投诉这个时间问题!一定!你说吧老头我这种还好,那要万一真是风烛残年啊不是就真撑不住多久的那种,还来一几个月的时间差你要他们怎么办啊,讲真这个时间都够老头我兜着这小地方转个不知道多少圈了,说不定还能写一本游记什么的让重振老头子我天才之名……对了忘了问最重要的小子你叫啥?哪儿的啊?军情处?扭头啊那国防部?哦不对看你这身板总不会是上前线的吧……”

感谢联盟,感谢委员会,感谢世界,老头终于!唱完了!不过面对他问问题不要钱一样的节奏……好生气哦但是还要保持微笑。

“停停停停!你慢慢问!一个!一个!来!!”

不行微笑个鬼啊太烦了!

虽然我也总是被老师说很烦但是我烦的是很正直的内容啊,而老头和我嗑叨的内容仿佛姓转版的拉家常啊!哦不,算上我俩的年龄差,应该是孤独寂寞的空巢老人对前来做义工的年轻人倾诉内心。

空巢老人从善如流:“好。”然后开始沉思问我什么好。

他想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他真的想不出哪个问题更加重要,才开口:“战争结束了吗?”

我愣了愣,没想到他会问这个。

而且这个问题挺难答的。

前边我不是说时空旅行只有单程票嘛,其实这么多年的发展是可以实现返程的——哥这回就是——但联盟没有向群众公布这个信息。

因为时间差。

不同的时空,自身有不同的运行规律,打个比方,比如两个平行世界,看上去都是一样的人一样的物,但事情的走向并不会完全相同,交叉的时候也就是那一瞬。同理,跳跃时空也需要对一堆庞大的数据分析个几年十几年再抓住那一瞬间才行。回来更是。

再详细一点,在R-16时空,联盟给这里起的名字,这儿的十多年也不过是我们那的一年而已。

我觉得这事其实很残忍。你说要是一个人想离开一切去重新开始,过了很多年后回来发现大家都还是原来那样,被改变的只有他,离开的那些年又变成了只有他才知道的东西,那和他当初选择离开,去到那边又有什么区别呢?

要是我我肯定得崩溃。

联盟协调了多方面,对此做了规定,在不告知观察者时空规律的实情,确保能取得信任的情况下,可以有适当的谎言。

说白了就是可以对这些问题瞎扯屁。

在我们那战争其实刚结束五年,目前在战后重建。我摸不准老头是什么时候来这的,只能折个中。

于是我说:“早结束了。”

“结束二十多年了。”

TBC
明天一模先发出来断后路……考完回来修bug,回复不及时抱歉><!

评论(12)

热度(26)

  1. lucyluc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球表面